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记忆的尘埃

期待风的吹过,能再次带起尘埃的飞扬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土匪洞  

2006-04-24 17:38:29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 终于加入了天涯的活动了!周六从广州出发,目标是韶关巴寨的土匪洞。去的途中刚好碰上了堵车,等了时候大家也顺便小联络了一下感情。大概一个小时后,交通又再次顺畅了。
   
中午1点到达韶关,在一家饭馆里FB后,继续向目的地--土匪洞出发。再经过两个小时的车程,3点左右到达山脚。大家整理好东西,就开始负重上山。

    我的背包是全队最重的,大约有三四十斤吧。李坏二话不说,就用他的小包跟我换了。大包由他来背,我背他的小包。虽说包比我的小,但其实也好不了去哪,应该有十多斤吧。另外一些公用物资,男生们就自动自觉的分摊来背负了。伟哥哥可是肩负重任,专门负责背锅^_^ (背我们晚上用来做饭的小锅)。

    上山的时候发生了一段小插曲。芝子(与我混帐的partner)由于体力不支,上山的时候出现头晕现象。李坏充分的体现出团队合作精神(不愧为一个好领队),不管自己身上已经背着个庞然大包,抓起芝子的包就往身上背。我们连忙阻止要帮忙,因为后边还有好长的路要走。他一句等不行了再换,就把我们都挡回去了。一路上我还老开他玩笑,说:要是你不行了,还要我们来背你呢,那不就得不偿失嘛。结果他不但把两个包一直背到山上,而且还是第一个到达。看来的他的之前夸口说的四十分钟可以上到山顶不是骗人的。

    大概两个小时,终于到达最后的关卡:天梯。天梯其实只有20米左右长,但是这是全程里最险的一段路。几乎垂直的上去,宽度仅能容下一个人,阶梯是由一根根的木头砌出来的。现在由于后来的人在间隔距离较大的空隙加了几根木头上去,天梯已经比较容易上去了。不过难度还是存在的,有好几个女生是被我们连恐带骗之下,才肯上去的。

   5点多一点,我们顺利到达目的地--土匪洞。趁着天色尚早,大家赶紧分工合作,准备晚饭。男生们拣柴,和搭帐篷,女生去洗米洗菜。大家齐心协力,一顿丰盛的晚餐出炉了:杨大哥的香喷喷的腊肠米饭,李坏的罐头鱼炒萝卜和番茄炒蛋,还有老潘的香肠炒青瓜(没记错应该是他吧),跟立立的凉拌青瓜和西红柿番茄汤,再加上一些熟食,看得我们口水直流。大家胃口都很好,比平常多吃了好多。
   晚饭过后,在虎啸的提议下,大家一起玩杀人游戏,我也终于可以学学怎么来玩这个闻名已久的游戏了。李坏果然不愧为公众人物,在第一轮投票中就被fire了;) 在整个游戏的过程中,大家都由当初的互不认识,到最后能念出每一个人的名字了。果然是一个受欢迎的游戏,效果很好!
   游戏结束,也快11点了。听说今晚有流星。大家都在崖边排排坐好,边聊天边看星星。刚开始还是晴空万里,能清楚的看见北斗七星。大约过了半个多小时,雾气越来越重了,最后连一颗星星都看不清楚。没办法,这回该休息的回帐篷休息,还想聊天的继续聊天。睡觉前大家都信誓旦旦的约好明天早上4点半起来上山看日出。想到还要早起,我就赶紧去睡觉了。当晚我还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,梦见好多七色的毒蜘蛛!
    第二天睁眼醒来时已经是早上5点半了。听听外边,有些呼噜声,偶尔还夹杂着人的说话声音。奇怪,不是说好去看日出的吗?怎么都晚了一个小时,也没人有反应啊?现在上山也来不及了。过一会,听见火百合她们那边的人起来了,还挨个帐篷去叫大家起床看日出了!结果被李坏狠狠的骂了一通“雾气这么大,哪有日出看啊!”我探个头出去一看,果然到处都是雾,连一边的悬崖都看不见了。也好,那就继续睡个懒觉吧。但许多人都被吵醒了,大家干脆起床准备早餐了。在我的强烈要求下,杨大哥用昨晚的剩米给我做了个潮汕粥。呵呵,我也不敢辜负他所望,吃了大大一碗。吃饱喝足,收拾好东西,就离开土匪洞,结束我们这次的土匪之旅了!
    下山时间大概只用了一个小时。回到韶关市区,继续FB了午餐后,就向着广州出发,真正的结束这次的旅程了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72)| 评论(0)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